庄子休

放弃了,对不起,再见。

果然祖玛才是攻啊 (3)

放个链接试试吧……应该也是点不开的但我还想再挣扎一下

http://果然祖玛才是攻啊(1)  http://果然祖玛才是攻啊 (2)

 

  嘉德罗斯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好好一个改造人非要戴眼罩,中二病吗。

  关于这点,雷德曾一本正经地向嘉德罗斯解释过:“因为这样很帅啊!”

  嘉德罗斯:“……”

 

  其实雷德本来是想像鬼狐一样招一大帮小弟体验一回当头头的感觉的,但是现实令人恨不得反复报废。

  “这是个什么鬼大赛啊!参赛者怎么都这么愚蠢!连我的眼色都不会看还怎么一起快乐的玩耍!”

  连一向傲娇高冷任性的嘉德罗斯都看不下去了,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终于,雷德在嘉德罗斯把自己的脑袋摁在地上捶成烂西瓜之前被迫良心发现,一边咬手绢一边放弃了这个伟大的计划。

  不过我有嘉德罗斯大人就够了。雷德这么自我安慰道。

 

  很快就有人来和雷德争宠了,叫蒙特祖玛。

  据说祖玛是偶然看到嘉德罗斯大人找格瑞打架时的场景觉得嘉德罗斯大人好帅好有王者气概才请求加入的,但雷德总是觉得祖玛注视着嘉德罗斯大人的眼神有那么一丝丝的意味深长。

  正常的追随者会用一副等着喜欢的太太发粮的眼神看着要追随的大人吗!?

  等等我是怎么看到她眼神的!

  诶她也没有眼睛(划掉)遮着眼睛耶!

 

  雷德顿时有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含泪抓住祖玛的手死活不放,直到嘉德罗斯一棍子扫过来险些打碎了雷德的膝盖。

  “祖玛!一起打怪吗!”

  “祖玛你想不想吃东西!”

  “祖玛这本书很好看的哦!”

  快乐的改造人雷德开始喜欢上了喜欢(某种意义上)着嘉德罗斯的祖玛。

 

  雷德经常向祖玛发出一起去买书的邀请,但祖玛总是在书店把雷德丢在原地自己偷偷跑去某个雷德不了解的图书区域。雷德曾好奇地问祖玛她在看什么书,祖玛高冷地淡淡一笑然后告诉雷德男孩子不要懂太多。

  祖玛到底喜欢什么呢。雷德百思不得其解。



仔细的看了看凹凸的原设,果然ooc才是我的风格(沙雕笑)

祖玛的原设隐藏属性就是腐女!对的!虽然不确定有没有写出来但就假装写出来了好啦!

突然诈尸一下放文。就要开学了我争取在开学前更完吧,更不完的话各位老爷不要打脸(土下座)

果然祖玛才是攻吧(2)

前面的章节~

http://果然祖玛才是攻吧(1)


(2)

但是科学家们到底还是没把雷德变成经费。

一来是打不过,二来是抓不住,最重要的一点是忙着新的研究。

在雷德的改造大脑被言情小说腐蚀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嘉德罗斯出现了。

嘉德罗斯,圣空星王的王位第一继承人,被称为最接近于神的存在。

为了印证所谓“神”的力量,他被安排参加九年后的凹凸大赛。

 

九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小金毛变成一个九岁的臭脾气小金毛,也足以让科学家们找到捕捉雷德的正确操作。

于是被言情小说蒙上飞船的雷德就这么和嘉德罗斯一起飞向凹凸大赛了。

 

雷德看完了全系列《冰山芦荟的小菠萝》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在飞船上,还要和一个九岁的小孩子去参加什么凹凸大赛。仿佛被狗啃了的事实就这么一下子铺开,让雷德的脑子里一阵电火花噼里啪啦,险些短路。

“啊??啥????我只是看了几本小说就发生了什么??良心呢???”

雷德戳着他手臂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带上的通讯终端,试图联系上科学家并打爆他们的狗头。

 

“闭嘴渣渣!吵死了!”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打断了他,接着一头菠萝似的金毛戳到了雷德的胸口,接着雷德就感到自己腹部的冲击缓冲装置瞬间被压扁并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小拳印。

这力量!这语气!这金毛!这身高!这脸上的星星贴纸!!!

好帅好霸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德的内心被弹幕疯狂刷屏,并且完全不觉得自己的重点有哪里不对。

 

“嘉德罗斯大人!您就是嘉德罗斯大人吗!”

嘉德罗斯不屑地哼了一声,试图用黑色的星星贴纸俯视雷德,但发现雷德比他高一个脑袋……好吧还有一个脖子……和半个胸口。

于是嘉德罗斯便别扭地仰着头蔑视地用鼻孔瞪着雷德,但由于动作幅度过大险些闪了腰。

雷德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高对这位大人来说过于尴尬,便体贴地半蹲下来,但是离被嘉德罗斯俯视仍有些差距。

尴尬地对视了十分之一秒之后,雷德选择趴下,仰头望着这位小大人。嗯,这么一看嘉德罗斯大人也不矮嘛。

 

嘉德罗斯愣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后他的脑袋立即像变异的菠萝一样变得又炸又红。

“给我跪起来啊渣渣!!!!!”


【雷祖】最后一次说我爱你(补)

3

片刻后雷德反映了过来,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把祖玛按在怀里,从眼角一直吻到嘴唇。

但是他没有,这是他机体的自我保护程序起了作用。

重启的大脑运转速度快了很多,许多原本没有的记忆碎片涌入了雷德的脑海……

三个月前,他们进入了复赛,丹尼尔大人对一路撕杀进前百的参赛者们笑的意味深长。

半个月前,死亡人数达到三分之二,丹尼尔大人宣布禁止私自斗殴与击杀参赛者,新的考验即将降临。

一周前,晋级赛开始,击杀禁令正式作废。好像,好像还有什么事……

一天前,趁大赛前五打得火热,一群杂碎设计将他与祖玛骗到这个峡谷,用车轮战式的打法慢慢消耗着他们的体力……

现在,他们在峡谷尽头,被杂碎们以堵墙角的架势围在谷底。雷德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四肢瘫软无力。

祖玛的能力很好地起到了屏障的作用,强大的风场将所有的攻击一一化解,只是随着祖玛的脸色逐渐苍白,风场在极缓极缓地变弱。a

“为什么不攻击?祖玛。”雷德仰头询问

“你还在这里。”祖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在说—元力的消耗过大,强大如她也开始有点吃不消了。

祖玛必然是打得过这些杂碎的,只是会格外吃力。但是眼下她带着个动弹不得的雷德,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一旦她分心破敌,必将有人会迫不及待地将手伸向雷德这个积分元力大礼包……

祖玛不想令不可挽回的事情发生,她首次感到了惶恐。

 

4

雷德的记忆在不断完善着,他的身体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我修复。

那件事情……晋级赛开始时发生了什么?

“祖玛,我之前怎么了?”

“机体受损过于严重……自动进入最低消耗的半休眠状态……你昏迷前是这么说的。”

“我昏迷了多久?”

“半天,一晚。”祖玛轻描淡写的说。天知道她这段时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撑着风场守在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雷德身旁的。

雷德透过被打掉一半的眼罩清晰地传达出了自己的心疼,他刚想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又感到一阵疯狂的刺痛。

奇怪,痛觉拟神经难道不是已经被暂时切断了吗。

“关于晋级赛时为大家准备的历练……”他隐约听到了丹尼尔的声音。

“……主办方为了锻炼参赛者的能力,散播了特别研制的新型毒素。参赛者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概率会中毒,元力越强,受毒素的影响越小……”

“……中毒的参赛者想到所爱之人的时候,心脏会抑制不住地产生刺痛感……痛感程度从轻似蜂蜇到锥心刺骨不一,甚至可直接夺人性命……”

雷德隐约记得,大赛第二格瑞当时就一烈斩捅到地上,喷出了口血,大赛第四雷狮表面上看只是脸色苍白了许多,但最后都是由卡米尔架回去的。

雷德……说来太丢人。

他是前十中唯一当场昏迷,然后被“所爱之人”扛走的。

 

5

雷德喜欢祖玛,整个凹凸大赛都知道。

这也是这些杂碎会特意挑他和祖玛在一起的时间下手的原因,虽说雷德不管什么时候都粘着祖玛。

既解决了雷德,又牵制了蒙特祖玛,这么一箭双雕的冒险,谁能不心动呢。

祖玛的元力与体力逐渐耗尽。

微弱的风场只能稍微拖慢敌人的脚步,祖玛没有说什么,只是抱紧了雷德。

雷德缓缓地用手背擦了擦她的脸颊,没有泪水。

“祖玛……靠近点。”伴随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雷德突然对祖玛耳语道。

祖玛依言又贴近了雷德一点点。

雷德深深地看着祖玛,眼中有不易察觉的痛苦与欣慰。

 

6

在这时间几乎定格的瞬间,雷德的手臂突然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向身下地面插去,又飞快地拉长,变形,随即雷德迅速地挣脱祖玛的怀抱,没有丝毫犹豫,砍掉了自己的手臂,硬生生地将祖玛困在了原地!

“你?!”

“祖玛,我喜欢你。”雷德扯掉眼罩,眉眼弯弯地笑着。“嘘,听我说。”

“过一会儿,我或许就没法继续喜欢你了,你不要生气。”

“凹凸大赛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这个改造人居然也能知道所谓的爱是什么。”

“我……”一把弯刀贯穿胸口,打断了雷德的话语。

雷德的痛觉拟神经已被切断,他无知无觉地转过身,一边掐住对方的脖子慢慢提起,一边用抱歉的语气向祖玛说着:“嘉德罗斯大人会庇佑你。祖玛,你会活下去,直到成为嘉德罗斯大人的最后一块垫脚石。”

“没办法继续陪着你了……真是抱歉。”雷德面对越来越近的敌人,用于脸上的讥讽完全不相符的温柔语调向祖玛告别。

“等等!?你要做什么?你一个人不行的!雷德!放开我!!”祖玛预感到了什么,完全不顾形象喊得声嘶力竭,沙哑的嗓子几乎要出血。

“我的能力是自体重组。”雷德走向人群,“杀手会制作炸弹难道不是常识吗。”

双腿,小腹,手臂,雷德的身体被刚恢复的元力自杀性地撕扯着,变化着,最后一次对祖玛说出了“我爱你”。

7

雷德的牢笼瞬间松散,变回了改造人的一部分。祖玛呆滞地起身,看着面前的血流成河,似乎在寻找着那个聒噪的身影。

炸弹爆炸后,还会存在吗。

面前的参赛者逐渐化为纷纷扬扬的光点,祖玛突然想到了什么,飞快地转身,向身后望去—雷德手臂化作的光点渐渐飞远。

峡谷的尽头,一片赤红。

祖玛放弃了平日里追求的王者风范,跪坐在血迹斑斑中,声音嘶哑得几乎听不出。

“……雷德?”


【雷祖】最后一次说我爱你

1

雷德觉得祖玛真是太好看了。

他从未与祖玛靠的这么近过,近到他一抬头就可以被祖玛的刘海捅瞎眼,近到他感到祖玛颤抖的呼吸让他的脸颊变发烫,近到只剩两个从脸颊到鼻尖的距离。

然而祖玛没有对雷德做什么雷德想让祖玛对他做的事情。她只是默默地看着雷德,另雷德心里有只小奶猫一样的痒痒。

雷德有些不满地努了努嘴,有些撒娇的意味。他盯着祖玛的眼睛,小奶猫又可着劲挠了几爪子,痛得雷德龇牙咧嘴却又甜蜜异常。

“祖玛……”

“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祖玛今天理我了!!我雷德这辈子值了!!!祖玛怎么能这么温柔这么可爱!!!

小奶猫又是几爪子,雷德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真疼……

 

2

雷德偷偷伸出爪子,魔怔似的轻轻挠了挠祖玛的脸颊,完了还顺手刮过鼻尖,点过嘴唇,划过下颏……最后停留在了脸颊处。

祖玛没有明显的反应,但也没有打开雷德的手。

“……祖玛,祖玛。”雷德无意识地轻念出声。

“嗯。”

“祖玛,你真漂亮。”

祖玛没有回答,只是抱紧了雷德,让雷德有一瞬间的飘飘然。

“祖玛……我喜欢你。”

卧卧卧卧槽!!我说了什么啊!!!……真爽!!!!!

上头了的雷德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在对祖玛说什么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双手抱头。

但是手还留在祖玛脸上呢!!抱头什么的,算了算了。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雷德的脑袋中间没有出现大坑也没有变成两半,嘴角甚至多了祖玛的一个唇印。

雷德集圣星高精科技为一体的大脑当时就当机了。


【凹凸世界同人文】果然祖玛才是攻啊(1)

1
    当雷德还是个小改造人的时候,他完美地在各方面满足了圣星科学家们所有的期望:强大,冷血,充斥着毁灭欲的杀戮机器。
    直到他无意间看到了一本言情小说。

    科学家们惶恐地发现一直面无表情的雷德突然对着路边野花傻笑;一直严于律己的雷德开始在整个星系的书店中流连;一直完美完成刺杀任务的雷德对着小情侣却下不了手……最可怕的是雷德的房间里不知何时堆满了言情小说!床底下堆着,柜子里藏着,书桌上放着,地板上散着……

    “激光炮吗?我不记得了啊!反正我的装备都换成言情小说了呀教授!咦教授你怎么啦?你不舒服吗?”
    雷德抱着言情小说笑得一脸春波荡漾,丝毫不关心面前五雷轰顶奄奄一息的科学家,并且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最起码在这点上,还留着那么一丝丝杀手的风范。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科学家透露,研究所对雷德这个败家子已经丧失了希望,并准备把他买了换经费。

    醒醒!你是杀手啊雷德!你的人设都被买去换言情小说了吗!!



这是一个小短篇!为什么没有一次发完是因为我懒!(自打脸)
久等了米娜!(应该没有人)
最近课上完啦我又回来啦米娜!
我不管我要写雷祖(祖雷?)!!!雷安什么的靠后吧靠后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想写了

虽然说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那种自己写的文突然被二次的朋友看到了的感觉真的耻到炸了啊啊啊啊啊啊😵!!!但是这个故事在心了已经想了很久了……真的不想放弃呢。就让我边纠结边继续吧?

啊,果然是没时间写文了,啥啥事儿都推到中招后嗯

啊平板怎么回事啊没法换行啊啊?我看着是换行的呀但是为什么传上去就不换了???嘤。

【新年贺文】假的雷祖(下)

4 最近雷大总管的状况不太对,全圣空星首都的人都知道了。 毕竟把领导人的演讲稿拿成恋爱小说的总管也不是很多,应该只有雷大总管一个了。 先不说这个,毕竟一个十一岁孩子的演讲稿丢了某种意义上也算造福了社会。 鬼知道自从嘉德罗斯上次颁布“不准在汉堡里加番茄片”之后全社会的爱番茄人士是怎样地纷纷站起来为番茄打抱不平。还有上上次的“严禁私养芦荟”,上上上次的菠萝种植法和上上上上次的禁止走私煤炭等等。 看嘉德罗斯的最近的饮食习惯,八成是要把汉堡里的生菜也消灭掉。 所有的相关人士都明面上强烈谴责雷大总管暗地里疯狂打call内心为雷大总管点着一根蜡。 嘉德罗斯也发现了,并且是在念了大半章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情节之后发现的,当时场面一度无比的尴尬。 “雷狮深情地注视着安迷修,缓缓地伸出手……唔,雷狮,不,不要……安迷修眼神迷离,无意识地轻喘出声……卧槽!!!!!!!” 雷德本来听小说听得好好的突然就被捅到了旁边的水池里,以至于他本来该反应过来的脑子愣是没反应过来,看着自己溅起的那十几米高的水花一脸懵逼。 嘉德罗斯十分愤怒,据说当时他一棍子㧾过去就打碎了仨摄像头。但即使是缺失了官方资源仍是有人把这一段惊心动魄的格斗场面录了下来。经一众小迷妹截图再截图放大再放大后嘉德罗斯大人脸上的一抹红晕清晰可见,当然,这是后话了。 幸好格斗家格瑞恰巧在附近的便利店批发牛奶,听到响声后及时跑来阻止才避免了惨案的进一步恶化。 5 雷德的状态有问题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 事情真正的起因要追溯到一周前,圣空星某天的新闻头条。 “震惊!印加星系女公爵惊现温泉酒店?同行男士疑为其男友!” 雷德反反复复地把新闻附的照片看了四五十遍,确认祖玛旁边的那个男的是安迷修后长舒了一口气。 但是以防万一,他还是给远在雷王星的雷狮打了个电话,但接通后没人说话只有一阵轻微的布料摩擦声和几下撞击声。 雷德正凑近耳朵仔细听的时候,一声带着哭腔的“对不,呜!对不起……饶,饶了我吧……”传了过来,断断续续的好像离手机不近。 毕竟是看了那么多恋爱小说,雷德瞬间就懂了。 但是觉得这样听着人家处理内务好像不太好,他极大声极大声地咳了一嗓子。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没几秒雷德就听到了雷狮不太爽的声音,气息不是很稳。 “啥事” “安迷修和祖玛……” “噢,我这儿正处理着呢。没事儿就安迷修跑出去玩撞见祖玛了。” “对吧,安迷修?” 接着电话里就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依然是那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雷德赶紧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雷德不但没安心反而更担心了,成天不吃不睡地想着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有一次他和嘉德罗斯说了他的顾虑。 “嘉德罗斯大人,祖玛都这么大了,她要是再不找的话就没人要了啊……” “拉倒吧你个渣渣。”嘉德罗斯十分不屑,“你不会上网看看么,追祖玛的人比你的恋爱小说还多。” 雷德一愣,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这天晚上他还是准时发消息催祖玛睡觉,但是祖玛并没有回复。 不会吧?!祖玛真的找男友去了??!她都不理我了诶?!! 6 雷德最近十分消沉,自暴自弃地不吃不睡成天上网视奸关于祖玛的一切信息。 啊,竟然有五条绯闻!!!!! 雷德有点小生气,哼,那几个男的有什么好的?!祖玛是绝对看不上他们的! 但是祖玛一直没有回复他的消息,这让他危机感满满。 不回就不回!我才不给你发消息哼!雷德闹小情绪了。 一天过去,雷德化悲愤为食欲,理直气壮地吃掉了嘉德罗斯的汉堡,嘉德罗斯恶狠狠地横了他几眼,竟然没说什么。 一周过去,雷德在卧室里把恋爱小说摔来摔去,被吵到的嘉德罗斯一脚踹飞他的门,看他的眼神多了几分莫名的幽怨。 一个月过去,雷德大总管也不干了,瘫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 他的手机倒是保护的好好的,祖玛的聊天页面一直亮着。 祖玛还是没有回复我啊啊?!!都一个月了?!! 祖玛该不会真的被哪头猪给拱了吧?! “祖玛啊啊啊啊啊啊!!!!”大总管的卧室传来的哀嚎把一家的佣人都吓得不轻,但更使他们震惊的另有其人。 嘉德罗斯嫌弃地看了一眼雷德的睡衣,直接一棍子把雷德连人带手机挑起来,扔上了飞行器就走。 “嘉德罗斯大人……祖玛,祖玛她不要我了……”雷德仍是一脸的悲痛欲绝。 “闭嘴渣渣!”嘉德罗斯的怨念几乎要突破天际。 在一阵子惊心动魄的狂飙后飞船停在了某颗小行星上。 嘉德罗斯仍是挑着雷德,在到达某处时把他重重甩下。 “哟,雷德你终于到了。”雷狮带着点调笑的声音响起。“这么大的面子,请了这么多人?” “恭喜恭喜!”金一下跳到雷德面前却被格瑞不声不响地拉开了距离。 诶? 雷德一抬头就看到了远处的祖玛。 祖玛也看到了他,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过去。 雷德仿佛知道了什么,满脸不可置信地飞奔到祖玛身边,目瞪口呆地看着盛装的祖玛和超长的红毯。 “前几天都在做准备,想给你一个惊喜。” “雷德”祖玛的声音有点激动。 “我愿意。”雷德听见祖玛说。 7 第二天,宇宙网各大新闻的头条齐刷刷地变成了“印加星系女公爵承包数十颗小行星,高调求婚雷总管!” 同时,上热搜的也有 “睡衣礼服?雷德的时尚潮流!” “婚礼现场起争执!嘉德罗斯与格瑞摧毁半颗小行星!” “雷王星国王的私人骑士” “银发男子携金发少女惊现婚礼现场!竟是为了……”